Rero

灣家人。
主古劍謝沈初那個夜。
夢想是躲在大祭司的裙底過生活。
只求能把想到的故事寫完,更新緩慢。

灑花公告

不好意思消失了這麼久,今天剛好面臨決定生涯的考試,然後剛剛接到電話已經應徵上了,這是我持續了十年的夢想,不敢置信,心中的一塊大石終於放下了,我可以開始跟BRAIN裡面的51一樣的科別了~~~~!!!!
考完了之後就可以專心碼字了></希望還有人在等BRAIN這篇文章,我無論如何都會把他寫完的!!

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喜悅:)

全結局破關啦!!多謝魚頭姑娘的提點讓我初七線破的如此快速!全結局彩蛋不能再更美味!(捂鼻)好心疼沈大大的隱忍和小心翼翼,也好喜歡謝衣/初七的堅定,當最後謝衣發現沈夜一直在找的是什麼「是我啊...」那句我眼淚都要掉下來啦!還有特別特別喜歡BE8裡面相忘和相守的對話,謝謝製作組細膩的劇情和精美的CG,每張都可以讓我舔好久!!

雖然我的謝衣和沈夜不知道死了幾次才進入初七線,讓我好怨念好怨念那個噴血的圖啊,AND初七大大的回應總是帥到沒朋友!2.0線消失了有點遺憾,要是有的話一定也相當精彩的吧

一二三四只苹果虫虫虫虫(๑• ㅂ•)و✧:

【谢沈/初夜】同人AVG游戏《第七夜》完整...

那個寫手問卷

寫手問卷


被七三三點名了

呃,雖然不覺得自己是寫手(碼字速度實在太過緩慢),但還是來寫寫看這個吧


1.曾經用過哪些名字發表?


最早是楓,然後秦淵,現在是rero


2.常去的發文處?


早期:ptt, 巴哈姆特,自己的fc2, 現在:微博,LOF


3.習慣手寫還是打字?


打字


4.對於極短篇、短篇、長篇的字數認定?


五百以內、一千到兩萬,三萬以上


5.目前為止寫過多少篇文章?(已完、未完、斷頭)


大部分都是短篇,大概......也是一百多吧...

覺得長得像沈大大(粉似黑)而下手的新包包( ´ ▽ ` )ノ看著心情就好~~

Brain<12>

因為隔的有點久,所以來個坑爹的前情提要:    
謝衣是精神科醫師。    
沈夜是神經外科醫師。    
他們在五年前分手了。    
程廷均自殺了,好像跟沈夜做的什麼人造腦幹有關。    
樂無異和聞人羽去追查了。    
謝衣坦白了,人造腦幹會造成自殺等等等副作用。    
謝衣被警方列為嫌犯,被關了。  ...

戀愛要從嬰兒談起7

#好久沒更這篇,一定是我太久沒玩弄小孩子了


《稱呼》

每個孩子的成長就像吹氣球般快速,很快的,謝小衣和沈小夜上了幼稚園,原本的兩人竹馬竹馬小世界一下子多出了好多小玩伴,兩個人都不太適應,這一天沈小夜異常的一下課就往門口走,沒有像以前一樣等著小夥伴一起手牽著手回家,謝小衣感到不對勁趕緊追上。

「夜夜!夜夜!」沈小夜走的很快,矮了一截的謝衣在後頭吃力的跟著,但對方逕直向前走,死不回頭。

「嗚,夜夜!夜夜!哇啊!」

謝小衣撲街了。

沈小夜聽見後頭重物落地聲,又繼續鼓著圓嘟嘟的小臉頰向前走,走幾步之後又繞回到謝衣的面前。

「喂,快起來!」他蹲下拽了拽小夥伴的手,謝小衣灰頭土臉的爬起,...

通知

我要去閉關啦~~( ´ ▽ ` )ノ文章會照常更新,但是留言不會那麼快回~如果看到我又在刷微博請把我踹下去讀書謝謝~(拖走)

7/17:

讓我耍個自閉,沒棄坑,只是要孵久一點。

Brain<11>下

#這麼久才更新,我錯了。(跪)

#建議連上半一起看

#爆字數全部都是樂無異小天使的錯,他失控的話嘮......

#有人還記得大明湖畔的荷包蛋嗎?


「寒暄就到此為止,」沈夜自己拉開椅子坐下,並示意初七坐在他身旁:「該討論正事了。」


謝衣頷首,從皮製公事包中拿出平板電腦,觸控筆點幾下,開出一張繁複的構造圖:「這是我統整之前的討論後畫出來的構造圖,與神經連接的部分用線圈取代,這樣可以降低對大腦腳的壓迫。」(註)

沈夜點點頭,也拿出平板,開出一張粉紅色的上面有不規則藍點的切片圖:

「之前說過,前額葉和顳葉的退化,我們懷疑是有物質像tau蛋白一樣沉積在腦部破壞了神經...

旅行去,這次前往土耳其,途中的照片和嘰嘰喳喳會寫在
http://traveldelight.lofter.com
子博格,歡迎騷擾(*^_^*)

Brain<11>(上)

#上半~~~

#過渡章~~~


「早知道會變成這樣的話,」

「我寧願死。」

時間停止了。

他以為時間就這樣停止了。

因為沈夜的臉上的表情一點變化都沒有。

只有一片空白。

空白的像死人。

他驚懼的問:「阿夜?」

「好。」

對方突然回答,像只空殼。

「什麼?」抓不清對方的思路,謝衣又問。


「好、好、好。」

男人闔上眼睛,喉頭艱難的吞嚥:

「我就當作你死了。」


他目光灼灼、對著曾經的愛人說:

「我沈夜,從今以後,沒有謝衣這個學生。」

謝衣先是一怔,而後紅了眼眶,勉強地彎起顫抖的唇角,勾起一個難看至極的笑: ...

©R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