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ro

灣家人。
主古劍謝沈初那個夜。
夢想是躲在大祭司的裙底過生活。
只求能把想到的故事寫完,更新緩慢。

戀愛要從嬰兒談起 4

<哭哭笑笑3>


沈宝宝哭的少了,大人们晚上的睡眠也就好了,但此时有件事让沈家爸妈非常烦恼。

他们家阿夜,似乎、好像,从来没笑过?

隔壁的谢衣一逗就笑不逗也会笑,而沈夜被逗了最常就是皱着老成的眉头瞪着大人,一脸「鱼唇的凡人」的嫌弃表情,让沈家父母倍感受伤。

婴儿床上遍布各色的玩具,沈宝宝第一眼会拿起来摇一摇、咬一咬、扯一扯、踩一踩,见他似乎有些兴趣,下一秒就皱皱眉丢给谢衣,谢衣下一秒就把玩具拆解的面目全非,堪称玩具杀手。

只有一个黑漆漆看不出是什么的布偶一直被他踩在脚底下玩。

等到沈夜长到一岁,沈家几乎都放弃了,不笑就不笑吧!皱着分岔眉看起来还是挺威风的。

直到某一天,瞳哥哥学校的音乐课要同学们回家听音乐写心得,第一首是舒伯特的鳟鱼,音乐一放出来,沈宝宝就自己抓着婴儿床的栏杆在里面踱步了,等到放到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

「登登登登~」

「啊!啊!」沈夜挥舞着小手,似乎有些开心?

「登登登登~」

「啊!啊!咯咯!」沈寳寳开心的笑了!

沈爸爸一看,激动的抱起沈夜冲到沈妈妈面前:「我们以后让阿夜学钢琴吧!」

于是,沈宝宝的钢琴生涯就此展开。


--


下段開始說人話!終於!


<妹妹>

小曦出生时脸颊圆润白里透红,眼睛又大又圆,沈夜觉得这个妹妹比童话故事里的白雪公主都要好看。

处在什么都可以拿来炫耀的年纪,沈夜理所当然的开始......

「衣衣!你看!我妹妹超几可爱!」

「我有妹妹了!我是哥哥!」

正在把乐高积木组成汽车的神童谢衣:「那小曦也当我妹妹!」

「不行不行!」沈夜的头摇成波浪鼓:「小曦是我一个人的妹妹!」

「可是这样我没有妹妹呀.....」谢衣有些难过,又立刻想到了好主意:

「夜夜当我的妹妹!」

沈夜生气:「我不是女生!」

谢衣眼睛转了转:「那夜夜当我的弟弟,你本来就比我小!」

「才小一天!」

「夜夜不想当我弟弟吗?」谢衣可怜兮兮的看着沈夜。

「可......可是.......」

「只有我没有妹妹也没有弟弟.......」谢衣转过身去继续玩积木,背影看起来很伤心。

沈夜撑不住了,好吧!看对方可怜!日行一善!

他移动小短腿,跑呀跑的去拉对方衣角。

「......哥哥.....」

谢衣马上转过身来抱住他,在脸上巴叽一口。

「夜夜我最~喜欢你了!」


<小......>


「阿夜,你太让我失望了。」

沈爸拿着一件荧光绿色的儿童连身裙,严肃的看着沈夜。


「我鼻要穿裙子!」

「帮妹妹试衣服有什么不好?」沈爸说,指向一旁的谢衣:「你看!衣衣都穿了!」

沈夜悲愤的看向穿着粉红色裙裙正自己玩积木玩的开心的战友。

「衣衣是女生!我不是!」


听到自己被污蔑的谢衣加入战局。

「我才不是!我有小JJ!」谢衣掀起了裙子,下面什么都没穿!

沈夜瞄了谢衣的小JJ一眼:

「比我小就不算!」

「才没有比你小!」

「明明就有!」沈夜自己脱下了裤子。


谢衣观察了下,然后说:

「有的话也是因为夜夜比较胖!」


比较胖比较胖比较胖.......


沈夜顿时嚎啕大哭,奔向沈爸怀里:

「哇~~~我才不胖!!」

「把拔我才不胖!!」

「哇~~~」


「好好好,夜夜一点都不胖!你只是壮实!来穿个裙子吧?」


之后,衣衣和夜夜女装的合照成为沈夜最想消灭的东西,之一。


在.......很久之后,月黑风高的,咳,床上。

「夜夜,这样算不算有小xx?」

「不许叫那个名字.....哈啊.....轻点......」

咳,这是纯洁文,他们只是在按摩而已,不要多想。




--


太蠢了!掩面逃走!

评论
热度(10)
©R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