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ro

灣家人。
主古劍謝沈初那個夜。
夢想是躲在大祭司的裙底過生活。
只求能把想到的故事寫完,更新緩慢。

戀愛要從嬰兒談起5

<謝媽媽講故事>

謝衣和沈夜乖乖的躺在床上聽謝媽媽講故事。

沈夜難得來謝家玩,被小夥伴拉來拉去到處跑,眼皮重的快撐不住,但是看到隔壁的謝衣眼睛仍然炯炯有神,又逞強的揉揉臉裝醒。
這是謝太太第一次的嘗試,平常工作太忙都沒時間實現這個從少女時代就想做的事!她都準備了好幾本童畫書了!等等兩個小孩的反應一定很可愛!

謝太太清了清喉嚨,開始說:
「很久很久以前.....」
這時候謝衣舉手了。
「嗯?衣衣?怎麼了?」她才念到第一句呀!
「媽媽,」謝小衣眼睛亮晶晶的望著她:「很久很久以前是多~久以前呢?」
「呃....這個.....」謝太太語塞。
「笨蛋,」半睡半醒的沈夜在棉被下踢了謝衣一腳:「很久很久以前就是有一年叫做『很久很久』,在那年之前就是很久很久以前嘛!」
謝小衣眼睛亮晶晶的望著沈夜:「夜夜你好厲害!」
「哼!」沈小夜嘟起嘴有些得意有些臉紅;「阿姨~然後呢?」
被兩隻的相處模式驚到的謝太太趕緊回神:「喔好......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公主被關在高塔上......」
這時候謝小衣又舉手了。
謝太太依然溫柔的問:「衣衣,怎麼了?」
「媽媽,公主是什麼?」謝小衣眼睛晶亮亮。
「呃...這個......」不知該不該解釋國家啦地位啦世襲啦一堆概念給小孩聽的謝太太猶豫了,後來想到故事的連續性,
於是說:「公主就是王子最~喜歡,最想保護的人呀!」
謝小衣眨眨眼:「那王子是誰呢?」
胸有成竹的謝太太捏捏謝衣的小鼻子;「王子就是像衣衣這~麼可愛的小孩呀!」
「哦~~」謝小衣點點頭,偏頭看已經窩在他肩膀上縮成一團睡的小沈夜:「那公主就是夜夜囉!」
「啊?不是,」謝太太特地語氣輕柔的說:「衣衣,公主要是女孩子呀!」
「可是......」謝衣又看了看睡著的小沈夜圓嘟嘟已經在流口水的臉:「可是,夜夜就是我最喜歡,最想保護的人呀!」
「衣衣,那不一樣。」謝太太有點頭疼,早知道不要講這種故事了!
「什麼不一樣?」謝衣鼓起了小臉:「不管,夜夜就是公主!」
「好好好.....夜夜是公主......」謝太太欲哭無淚,幸好沈夜睡著了,不然不知道該怎麼鬧呢!
妥協了的謝太太繼續說:「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公主被關在高塔上......」
謝小衣又舉了第三次手。
謝太太的臉僵硬了,但還是溫柔的問:「衣衣,還有問題嗎?」
謝小衣義正嚴詞的說:「媽媽,夜夜不會被關在高塔上!」
「啊?」謝太太撫額:「為什麼夜夜不會被關在高塔上?」
謝小衣嘟起嘴:「我會保護他!」
謝太太反射性的辯解:「總有保護不到的時候呀!」
謝小衣癟癟嘴,泫然欲泣:「才不會!我一定會保護夜夜。」邊說還邊抱緊睡著的沈夜,沈夜皺起眉頭踢他都沒撒手。
「好好好,」見兒子快哭的謝太太急了,趕緊翻到故事書最後一頁:「公主和王子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故事說完了!」
剛才還要哭的謝小衣馬上把淚水吸回去,開心的說:「這故事真好聽!媽媽晚安!」說完就拉上被子和沈夜窩到一塊睡了。
「......晚安......」深深覺得兒子太聰明也很令人煩惱的謝太太默默的去關上燈,走出房門,留下沈夜和謝衣做著幸福快樂的美夢。
<tbc>四月一日過啦〜〜〜〜(((o(*゚▽゚*)o)))

评论(6)
热度(7)
©R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