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ro

灣家人。
主古劍謝沈初那個夜。
夢想是躲在大祭司的裙底過生活。
只求能把想到的故事寫完,更新緩慢。

Brain<4>下

 

刑警一队虽处于市中心,但是大门口马路对面是公园绿地,在夜里分外寂静,分局前,正在考虑要打车还是坐公交车的乐无异听见后方轰隆隆的引擎声,回头一看,英姿飒爽的少女穿着黑色皮衣骑着重型机车停在他身旁。

「喂,你要去哪?」闻人羽抬高安全帽的前罩,漆黑的眸子倒映着路灯昏黄的光,有种金色眼瞳的错觉。

「你不是任务在身?」乐无异握紧手心里的物件,师父吩咐了,要尽快 ……「我 .....」闻人低头,迟疑的问:「你 …真的相信谢大夫?」

乐无异皱眉:「你忘记之前老师说过什么了?警方与那边勾结的话也是有可能的。」

「我不相信师兄会  ...... 」少女反驳:「再说,那个影片没有造假的迹象。」

乐无异望着她,琥珀色的眼睛坚定如石:「影片上那个人不是师父。」

闻人大吃一惊:「你怎么知道?」

「详细地之后再说,我要回家了。」乐无异摆摆手,径自向前走,闻人羽赶紧跳下车牵车跟上。

「你现在要回家?谢医师不是要你去找一个人?清  ...... 什么?」

「傅清蛟。」褐发少年回头:「傅清蛟傅教授,是我的母亲。」

 

 

 

--

 

三天前,静水医院。

少女低头颤抖着,她回想起三年前在手术室外,沈夜跟她解释的情形,当时沈大夫说了很多、很多可能的后遗症、并发症,但是她跟师兄都听不进去,如果师父不动手术,只有死这个结局,但是活下来,变成这样,师父会不会比死还要难过呢─?

她双眼一热,眼前景物朦胧起来:「这个问题太难了  ....... 」

「就算这样……也必须有人揭发这件事!」乐无异恨恨的说:「那个厂商背后是谁?我去请我父亲 .......」

谢衣摇摇头:「无异,与砺罂勾结的卫生局官员,是李家的大公子和二公子。」

「那个…… 那个李家?」少年瞪大双眼。

闻人羽不明究理:「哪个李家?」

乐无异咬牙切齿:「李市长的那个李家。」

「所以… 」少女失魂落魄的低头:「连改良人造脑干都没办法吗?」

「自然不是毫无办法。」谢衣的声音又恢复了平时的温和稳重:「我这五年,也不是毫无准备。」

「师父!你有办法?」「谢大夫?」两人一齐惊呼。

谢衣颔首:「准备是准备了,但还差临门一脚。」他从自己衬衫前胸的口袋中拿出一个黑色的小方块:

「李家在古剑市的势力很大,我这一个月追查病人数据的事他们应该知道了。」

薄唇煽动,说出诀别的话语:

「无异,如果我有万一,把这份数据带给青蛟。」

 

 乐无异愣愣的接过方块,将它串上链子挂在胸前:

「万一? 师父,那你呢?」

 

谢衣一脸温柔的笑:「我还有利用价值,他们不会伤害我。」

 

--

 

车水马龙的大路上,汽车喇叭声此起彼落,漆黑的机车灵巧的穿梭在车阵中,骑士娇小的身影更引人注目。

坐在后座的少年尴尬的握紧身后的把手,机车在他家训里是最危险的交通工具,没有之一,少女凶猛的骑车技术让他非常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

 「欸我说,你就这么跟来我家,没问题吗?」乐无异关切的问,才刚在警局被斥责,结果马上又插手?

闻人羽咬牙:「都查到这了,不弄清楚,我不甘心。」

「喔…」乐无异眨眨眼:「你这种个性还挺适合当警官的。」

机车左转进另一条较少行车的大路,乐无异拉下口罩汲取废气量减少许多的新鲜空气:

「坐完一趟机车我看我身上都要堆一层灰…哇啊!」突然的加速他只得抱紧骑士的腰:「突然加速做什么?」

骑士瞄了一眼后照镜中的车影,淡淡说了一句:「有人跟踪我们。」

「你说什么!」后座的少年下意识扭头看后方,闻人立马喝斥:「笨蛋!别看!」

乐无异赶紧回身,后照镜中看到那是一台白色的轿车,旁边还有另一台蓝色的重型机车,更糟糕的是,那台蓝色重机后座的人似乎拿着……机关枪?

乐无异吓的乱喊:「你还说警方没跟他们勾结?我们一出警局就被盯上了!」

「闭嘴!」闻人羽拐进一个小巷内,失去路灯的照明前方一片幽深,只听的见风声与机车的引擎声,骑士左转、右转、左转,转到乐无异不知道哪条是他们来的路,少年瞄了一眼后照镜,已没有其他的灯光。

「太好了!我们甩掉他们……」话还没说完,就看到那辆蓝色重机从对面的巷口骑来,来车的大灯像是捕捉的网,闻人羽急转弯灵巧的闪过加速,风轰隆隆的在安全帽内回荡着。

「他们知道我们要去哪!」闻人羽大喊,她右转拐回大路上,白色轿车又追了上来,还加上了两辆没见过的黑色轿车。

「他们查到我家了!快加速!」乐无异回喊,他突然很后悔拒绝老爹在他身边放几个生化人保镳的提议。

「不能把追兵引到你家!」闻人羽握紧油门,一边寻找可以转弯的岔路,然而前方的大路笔直的一条,两旁全是荒芜的农地。「嘣!」火光炸裂在后轮几公厘旁,后照镜一看,后方轿车的副驾驶座有人正对他们举着枪。

「闻人快加速别让他们追上!我父亲是乐绍成!到我家附近他们就不敢追了!」乐无异大喊,更多的火光与他们擦肩而过,机车左右蛇形躲避着,车身晃的他只得环紧前方的人。

「你父亲是定国将军?」骑士闻言车头失控转了个大弯才转正,又惹得后座的少年惊呼连连。

「有必要这么激动吗?注意安全!」

「抱歉… 只是… 没想到… 」边说,戴着皮手套的手腕一弯,惯性让后座的人差点跌下,四周景物流逝的太快,快的像是被风吹碎,笔直的路上,黑色骑士破风而行,目的地就在路的尽头,但却怎么样都追逐不到,机车仪表板上的速度指针刚过一百一十,乐无异却觉得身后的灯光越来越近,枪响也是。

 

后方的狙击者瞄准枪上的准星,后座的人不能伤,这个斜角与距离刚好可以越过他瞄准骑士的肩头……

正要扣下扳机的一瞬间,白色轿车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由旁侧撞击,直接偏移滑进树丛里!

一个黑影轻巧的落在路中央,背影依稀能辨别出是个束着长发的男子,黑色轿车疾驶,无数枪响火光向男子扑面而来,他握着一把长刀,以人眼不能辨别的速度瞬间挥刀劈砍,子弹接连铿铿锵锵的落在地上,声音清脆的好听。

听见撞击声响的乐无异回头一看,正巧看见惊人的一幕。

黑色轿车就要直接撞上男子,男子波澜不惊的举脚一踩,轿车的后轮如慢动作般的浮空,又重重落下,驾驶惊魂未定的看着前方挡路的杀神,对方戴了副黑色墨镜,看不清真实面目,但这种力量显然不是人类能有的!

「生化人!你伤害人类是违反条例的!」驾驶仓皇求饶,却仍逃不过整车被丢进荒地里的命运。

乐无异瞠目结舌的看着来人大发神威。

「太帅了……」

「什么?」看见身后异状的闻人羽侧停下戒备着,来人不知是敌是友,生化人的身体强度什么时候做得这么厉害?

「不走等死吗?」低沉冷硬的嗓音传来,男子黑色的背影几乎要与夜色融合,唯有手中的长刀刀光凌厉,宛若死神的刀刃。

又一辆黑色轿车跟上来,黑衣人射出几个闪着亮光的物体,黑色轿车直接爆胎滑行撞到路边的灯杆。

「还不快走?」一柄小刀斜斜插进闻人机车后轮的地面,闻人扭直车头向前驶边不忘大喊:

「生化人!就算你救了我们!你伤害人类是违反条例的!」

「啰嗦……」黑衣男子低声骂道,长刀一挥,准备迎击接下来的敌人,却看见一辆蓝色的重机自远方孤零零的驶来。

「……」男子将手里的长刀随手插入地面,向前疾行!

重机后座的狙击手向扑来的不明物体连环扫射,扫射过一轮后却不见其身影。

「什么?到哪去了?」重机骑士话语刚落,却发现身后的伙伴不知何时消失了,他惊吓中胡乱骑车,自己迎头朝路旁电线杆撞去,没戴安全帽的他正准备被撞个头破血流,一睁眼却发觉自己在阻挡他们的黑衣男子怀里!

壮汉一脸娇羞的问:「你……为什么救我?」

然而黑衣人一个手刀将他击晕,随手扔进水沟里。

 

「撞到头还要麻烦主人开刀。」

 

 

 

 

<TBC>


基友:你寫飛車追逐就是為了要讓初七七耍帥?→_→

我:被發現了!(~ ̄▽ ̄~)

雖然拆成上下但第四章還是建議一次看完........>"<

评论(8)
热度(12)
©R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