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ro

灣家人。
主古劍謝沈初那個夜。
夢想是躲在大祭司的裙底過生活。
只求能把想到的故事寫完,更新緩慢。

Brain番外4

不好意思,發個病 
這邊的初七跟正文絕對不是同一個。(正色) 
另外瞳這篇文的設定不是醫師........他承接了沈爸的生化人事業所以算是生化人+人造器官專家吧?

<初七七的裝備(們)>

決定將初七訓練成保鑣之後,沈夜要求瞳幫初七設計一些防身的武器。 
沒想到驗收時,瞳拿出了一把長刀。 
「刀?」沈夜疑惑著盯著這柄看來銳利非常的武器,他家初七是要當保鑣不是當殺手呀...... 
「嗯,」瞳點頭:「初七他&(%^&$%^#%^(&*)」(這邊會劇透後面,消個音C_^) 
「也對......」沈夜接過長刀,喚來初七。 

「初七,瞳從那裡發射玩具子彈,你試試看揮刀在你身體一公尺外把子彈全部擋下來。」 
初七有些緊張的握著刀,沈夜在旁邊看著他......但他還是點點頭:「是,主人。」

瞳拿起玩具嗶嗶槍發射,無數橘色小球急速向初七撲來,然而在初七眼裡那些小球彷彿停在半空中慢慢的移動,他揮刀,輕巧的在空氣中畫幾筆弧線,然而在沈夜眼裡初七正以人眼不能辨別的速度揮刀劈砍,橘色小球清脆的敲擊在地板上,正好離初七的身體距離一公尺。 
沈夜瞪大雙眼炙熱的凝視初七,初七揮刀的姿態簡直跟電影裡帥氣的終極保鑣一模一樣,不,比那更帥...! 
第一次試刀不知道自己做的好不好的初七怯怯的看向沈夜,沈夜望著他的眼神卻讓他胸口一緊,主人這是......?怎麼辦好想撲主人可是主人沒有命令主人這麼看著是在暗示什麼嗎主人主人主人......?? 
「咳!」回過神來的沈夜又恢復了冷靜:「初七,你表現的很好,這把刀你以後就帶著,只能砍東西不能砍人。」 
「是,主人。」那種眼神消失了有些遺憾,初七只好暗暗的將沈夜剛才的表情刻在心裡。

雖然初七有了配刀,但沈夜還是不太放心,又要求瞳做了另外防身的武器。 
幾天後,沈家後院,沈夜拿著一個只有食指大的白色方塊,上面鑲著紅色和綠色兩個按鈕。 
「這是瞳最新設計的防禦性武器,我先示範一次,你等下從外面攻擊試試,知道嗎?」沈夜仔細的囑咐他。 
初七點頭:「是,主人。」 
只見沈夜一股作氣的蹲下,而後一個墨綠色上面還有菱形花紋的半球體整個照住了他,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烏龜殼。 
「........」初七一下子反應不過來,心理只有一堆彈幕飄過: 
主人剛剛蹲下的姿勢好可愛縮成一團躲進烏龜殼好可愛主人怎麼可以這麼可愛! 
然而,一分鐘後,初七開始:「........」這防護罩這麼矬,完全不符合主人(和我)的品味,至少要是全黑色,還要特定角度折射出金色的花紋才顯得主人的低調奢華冷艷高貴..... 
三分鐘後;「........」主人蹲這麼久會不會腳軟?等等主人出來一定要去扶他!(不但可以抱還可以秀體貼給自己點讚!) 
五分鐘後:「........」主人蹲這麼久腳一定痠了,晚上幫他揉揉...... 
到第六分鐘,烏龜殼終於打開了,沈夜霸氣的立馬站直完全不給初七機會! 
「初七!你為什麼沒有攻擊?」氣急敗壞的沈夜頭髮都亂了,呆毛抖呀抖。 
初七心裡驚駭心虛表情認真誠懇辯答毫無破綻:「主人,屬下永遠不會對您刀劍相向。」 
「哼!」得到還算令他滿意的回答,沈夜隨手把操控桿丟給初七,整了整頭上的呆毛:「遇到危險一定要用!知道嗎?」 
「.......」初七想著剛才像烏龜殼的防護罩,面有難色。 
「初七?」沈夜聲音壓沉尾音帶嚴厲。 
初七連忙點頭:「是,主人。」

救援樂無異的任務達成後,初七回想起任務目標的眼神以及讚嘆,發現跟回憶中第一次揮刀時沈夜看著他的那種眼神很相似,於是他打了個電話: 

「瞳,有沒有可以隨身攜帶的錄影機?可以固定在路燈上的。」 

『你還想錄什麼?上次想偷裝錄影機在眼睛裡不是被阿夜發現了嗎?』 

「..............」 

執行下次任務時,初七先去預定會發生衝突的地點架好了錄影機,戰鬥時他甚至注意了自己的角度要保持在最帥不顯胖的斜側臉,萬事俱備。 
某天晚餐後,初七緊張的在客廳撥放了影片。 
沈夜不明就裡:「這是什麼?」 
「我上次出任務的影片。」 
「怎麼有影片?你被人偷拍?」沈夜皺眉,是誰這麼大膽? 
「是路上的監視器意外拍到的,這是唯一的檔案,沒有備分。」初七淡定的說。 
「那就好,」沈夜點頭:「那你現在放這個是......?」 
只見初七鄭重嚴肅用誠懇炙熱的眼神望著他:「請主人指教。」 
難以拒絕的沈夜只好開始看影片,一旁的初七又是緊張又是期待又是興奮,要是主人跟那個外國人(樂無異)一樣稱讚他帥怎麼辦?他要怎麼回答呢?是說在我心裡主人才是最帥的還是主人其實最帥的我在....主人要不要看看?還是......? 
然而想像中的場景並沒有出現,沈夜看的直皺眉: 
「初七!」 
初七反射性豎直背坐正:「是,主人。」 
「你為什麼沒有用防護罩?」沈夜危險的瞇起眼,眼神嚴厲。 
「...........」烏龜殼太矬一點也不帥這真實答案他說不出口。 
「那是真槍實彈!你拿刀擋什麼擋?」 
「............」糟了,主人生氣了。 
初七正思考著安撫沈夜的方法,結果沈夜伸手開始解初七襯衫的鈕扣; 
「讓我看看有沒有受傷。」 
「.......」咦? 
這種發展好像也是蠻不錯蠻不錯的..... 
「......初七。」 
「是?」 
「褲子不用脫,還有,衣服可以穿上了。」 
「............」


<END>



發完病了,這邊的初七跟正文絕對不是同一個,粗七七正文還是非常非常非常冷酷帥氣嚴肅的,絕對不逗比,嗯嗯。 

评论(6)
热度(7)
©R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