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ro

灣家人。
主古劍謝沈初那個夜。
夢想是躲在大祭司的裙底過生活。
只求能把想到的故事寫完,更新緩慢。

Before Brain 番外5

#正文謝沈互動太少我自己受不了了只好來寫番外


<那一天>


意識浮出海面,他自睡夢中醒來,睜開眼,戀人放大的睡顏映入眼簾。

睫毛很長、鼻子很挺,不得不承認,謝衣的容貌在他見過的人裡也是數一數二的俊美,就是熟睡到微張的嘴破壞了形象,嘴角還有些閃亮,有潔癖的他蹙起了眉,要是口水沾到枕頭他要在枕頭上縫個謝衣的名字然後再也不碰那顆枕頭。

他用兩指推了推謝衣的下唇,闔上了,移開手,又張開,再推、又張開,重複幾次後他放棄了,傾身向前輕輕以唇碰了一下,而後轉身準備下床。

誰知,這時一隻八爪魚從身後環過來。

「老師......」謝衣四肢併用的將沈夜鎖在懷裡,頭還欺上了對方的肩窩,沈夜想掙脫但對方的手正巧擦過了胸前的敏感點......「嗯.....你起來!我今天要上班早上還有刀!」

變成樹熊的人惺忪的抱怨:「為什麼老師不能跟我一起休假?」

「因為我們都休假科裡人力不夠!」同樣的對話似乎之前也重複過許多次,沈夜伸手向後撓了撓對方的腰窩,謝衣死命掙扎最終仍禁不了癢縮成一團滾到床上另一邊。

「哼哼......」重獲自由的沈夜走出房間,走到另一個布置溫馨的房間裡,白色蕾絲簾幕下,十五歲左右的少女安安靜靜的仰躺著。

還是自家的妹妹好,至少睡姿規矩多了。

「小曦,起床了。」拉開簾幕,沈夜彎下腰拍拍親妹的肩膀,沒想到又被一雙手巴住脖子。

「小曦再睡一下,一下下就好.......」說著頭又垂下了,沈夜無奈,他這是養了兩個孩子?

「小曦,再不放哥哥去做早餐,早餐就要吃謝衣哥哥煮的囉!」

他溫柔的在妹妹耳邊哄,只見原本熟睡的少女立刻睜大雙眼,鬆開手:

「小曦醒了,哥哥快去做飯!」


--


沈夜將最後一杓燕麥粥撈進碗裡,捧起碗轉過身,自己的手機螢幕突然出現在眼前。

「礪罌又騷擾你?」螢幕後方是謝衣皺起的眉間,臉上帶著少見的不悅,清晨醒來發現戀人的手機不斷的鳴響,結果都是某位令人厭惡的人傳來的簡訊,未讀的內容已邁入一百五十多條,這絕對是騷擾!

「他希望人造腦幹能多一點醫師使用。」把燕麥粥放到餐桌上,沈夜也皺起眉,一清早提起某個人容易弄壞心情,他想把對方丟入黑名單很久了,可是礪罌的訊息中偶爾又會參雜重要的正事......

「手術難度太高,怎麼可能馬上要求其他醫生使用?」謝衣一邊回應一邊幫忙布好餐具,人造腦幹的手術目前能執刀的醫師只有他和沈夜兩個而已,也就是因為這樣,自從人造腦幹的治療方法對外宣布後,他和沈夜的休假總是必須錯開......這點他怨念非常非常久了,為什麼其他醫生還沒學會手術要怎麼開?

沈夜幫蹦蹦跳跳而來的親妹拉開椅子,順了順後者翹起的頭髮,引來沈曦的抗議,沈夜邊笑邊漫不經心的回答:

「大概擔心研究投資的錢收不回去吧?畢竟我們幫病人壓的價格相當低。」

他坐下,喝了一口咖啡:

「我已經想到幾個改良的方法,說不定能降低手術難度。」

正準備將一匙燕麥粥放進嘴裡的謝衣又放下了。

「原來老師你什麼都想好了......」他笑的太過風輕雲淡,以至於對方忽略了他眼底的悵然。

沈夜低頭閱讀平板上的早報:「我是流月的院長,自然要多想一點。」

謝衣有些嚴肅的凝視他:「老師,遇到困難,可以跟我一起討論嗎?」

沈夜下意識的想說跟你討論又能如何,但看到對方的神情又改了口:「......再說吧。」

說完,他便低下頭吃早餐繼續讀報,餐廳一時間只剩餐具敲打在瓷碗的聲響,沈曦看看左邊,又看看右邊,哥哥一貫專心的在做自己的事,總是很溫柔的謝衣此時面容卻感覺有些冰冷,她有些委屈的攪了攪燕麥粥,她不喜歡這樣......

「對了,」沈夜終於又對戀人開口:「你今天休假,準備做些什麼?」

謝衣的臉部線條又飛揚起來:「報名了戲劇治療的課,上次去聽感覺很有趣。」

見著對方露出一貫的神情,沈夜有些放心:「你對那些東西倒是挺有興趣。」

謝衣開出一個燦爛的笑臉:「沒遇到老師的話,我說不定會去當精神科醫師哪。」

沈夜搖搖頭:「你的手是外科醫生的手。」

知曉對方一定會這樣回答的謝衣揶揄:

「如果哪天我不能開刀了,老師會不會拋棄我?」

「說什麼呢!」用手指指節親暱的敲了敲謝衣的額頭,起身準備出門。

「謝衣哥哥!我們去洗碗!」少女拉著這個她剛認識四天、看起來很溫柔跟哥哥感情很好的大哥哥一起收拾,剛剛的氣氛是她記憶中的第一次,希望以後不會再有了。

站在玄關,沈夜把車鑰匙丟給謝衣:「滄溟等等會來接小曦,我順道坐她的車,你等等出門開車比較方便。」

仍然穿著睡衣的謝衣笑著點頭:「要是有晚上有急診刀,我會送消夜過去的。」

沈夜挑眉:「你這是詛咒我要加班?」

對方無辜的眨眨眼:「老師的體質總是不大好嘛......」說完,謝衣伸手過去搔了搔戀人後頸的碎髮,向前輕輕一吻:「路上小心。」

太過習慣的舉動讓沈夜一時忘了在一旁的妹妹,等到想起扭頭去看卻發現沈曦用雙手摀著眼睛......

「.......小曦?」

少女依舊掩著眼:「華月姐姐說,看到你們嘴巴碰嘴巴要把自己的眼睛遮起來。」

「..............」






結果那天之後,他們再不復從前。



<END>

--


這篇裡面設定小曦的reload時間是7天

醫生值班是很看體質的...體質也就是運氣,有的人可以一覺到天亮,也有些人值班時總是五個以上的病人一起發生問題的,沈大大感覺就是運氣不怎麼好的那種啊......

评论(8)
热度(11)
©R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