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ro

灣家人。
主古劍謝沈初那個夜。
夢想是躲在大祭司的裙底過生活。
只求能把想到的故事寫完,更新緩慢。

片段

宴會隱密的一隅,戴著單片鏡的溫文男子將一個身著西裝筆挺、梳著後背頭的英俊男人抵在牆邊,唇舌交纏,纖長的食指強硬的箝住對方的下巴,其他幾指時不時逗弄刮搔對方的喉結,情人時不時吞嚥的動作實在太過性感,喉間傳來的悶哼愉悅的震動他的手指,另一隻手環著在對方腰際,暗示般的在髖骨突出處撫摸摩娑,交換的氣息過於醉人,翻騰的酒氣情慾渴望疊加般的膨脹,他幾乎想磨擦過對方舌上每一個味蕾占領他每一個地方,而沈夜壓在他後頸的手掌力道正昭顯著歡迎,他情不自禁的解開對方的領口,露出誘人的脖頸線條,而鎖骨附近瑩白的肌膚上,點點嫣紅色的痕跡映入他眼裡。

謝衣頓時停下動作,雙眼微瞇,眼底泛著危險的鋒芒。

「老師,你太偏心了。」

指尖貼上被留下記號的那處,心狠的按壓蹂躪。

「嘶......」感覺到疼痛,沈夜不留情面的揮開他的手,他眸色更深,眼前的人他只想狠狠的吞噬嘶咬佔有。

此時,只見對方美的像造物主恩賜的手指輕輕勾劃過他的胸前,順著絲綢領帶慢慢、慢慢的滑下,滑到尾端,將他向前一拉,

「要讓我不偏心......」情人低沉的嗓音再一次的摑住他的心臟,耳邊的吐息炙熱:

「該怎麼做,還要我提醒?」




--

快去寫正文啦你............................

三謝看到另一個自己留下的吻痕的反應:

1.0:撒嬌蹭肩窩,順勢推倒留下更多自己的

2.0:溫柔細緻的懲罰,舔吻過大祭司全身讓他哭泣求饒

初七:留吻痕?有意義嗎?幫主人準備去瘀霜然後身體力行吻痕不重要重要的是讓對方的身體記住你。

差不多是這樣......?

评论(14)
热度(10)
©R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