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ro

灣家人。
主古劍謝沈初那個夜。
夢想是躲在大祭司的裙底過生活。
只求能把想到的故事寫完,更新緩慢。

Brain<11>(上)

#上半~~~

#過渡章~~~






「早知道會變成這樣的話,」

「我寧願死。」

時間停止了。

他以為時間就這樣停止了。

因為沈夜的臉上的表情一點變化都沒有。

只有一片空白。

空白的像死人。

他驚懼的問:「阿夜?」

「好。」

對方突然回答,像只空殼。

「什麼?」抓不清對方的思路,謝衣又問。

 

「好、好、好。」

男人闔上眼睛,喉頭艱難的吞嚥:

「我就當作你死了。」

 

他目光灼灼、對著曾經的愛人說:

「我沈夜,從今以後,沒有謝衣這個學生。」

謝衣先是一怔,而後紅了眼眶,勉強地彎起顫抖的唇角,勾起一個難看至極的笑:  

「多謝 ...老師成全。」

 

隔天,他便向流月遞出辭呈,離開了那個家。 

自那之後的五年,除卻夢境,他再也沒見過他。

 

十一、

 

 

鼻樑高挺的英俊男人坐在鋼琴前,弓身拿著藍色抹布,一一拭去琴鍵間的灰塵,緊鎖的眉間凝結一絲不苟的專注。

忽然有一股重量從後方壓上,鋼琴「乓」的一聲發出不和諧音。

「小曦!」男人回頭,不意外的看見妹妹水靈靈的大眼無辜的眨著。

現在家裡會這麼做的只有她。

「哥哥哥哥~」綁著雙馬尾的少女將一張照片舉到沈夜面前:
「這個,是初七哥哥?」

看清照片上的身影後,沈夜發現自己說不出話。

 

「照片上的初七哥哥好像不太一樣 ...」少女疑惑的端詳著照片,「可是哥哥笑的真好看 .....哥哥!」

沈夜一把把照片搶去:  「你跑去倉庫了?全身髒兮兮的。」

「哥哥,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少女鼓起圓嘟嘟的臉。

男人把照片收進胸前的口袋,若無其事的說:「什麼問題?哥哥沒聽見。」

「哥哥你怎麼可以這樣!」少女伸手想去拿照片,照片卻被沈夜舉的高高的,連指尖都碰不到。

「哥哥你是壞人!」沈曦跺腳抗議。

沈夜勝利般的捏捏自家妹妹的鼻子:

「呵,哥哥就是壞人,快去洗澡吧,小髒鬼。」

「哼,小曦以後不理你了!」少女氣嘟嘟的往浴室走。

 

妹妹離開視線後,沈夜面容上的生動頓時消失無蹤。

他拿起手中的照片擺在眼前,定睛看了幾秒,猛的閉上眼。

不能再留戀。

不能再想念。

過去就是過去,即便他忘不了。

而,屬於過去的「遺物」,他只要處理掉就好。

而小曦 .....他竟羨慕起自己的妹妹能忘記一切。

 

 

束馬尾的男子勤奮的在後陽台彎腰整理著資源回收的垃圾,在掀開紙類的回收箱的瞬間,他愣住了。

箱子裡是堆疊如山的照片,多到他需要環抱才拉得起。

這些照片裡,有的是兩個人的合影,有的是獨照,兩人合影中站在沈夜身旁的,就是那個長相與自己如出一轍的人。

謝衣。

他開始不由自主的,翻閱一張張的照片。

照片的時序尚未混亂,應該是一整堆被丟進來的。一開始是在綠蔭遮陽的校園裡,謝衣穿著格子襯衫,站在沈夜一人遠處靦腆的笑著,而沈夜一臉嚴肅的瞪著鏡頭,像在照證件照那般的表情。

再來是一些沈夜的獨照,課堂上從底下偷拍的側寫,凜然的眉眼在色彩鮮明的照片中格外醒目,他認真專注的在黑板上的大腦比劃著。

接著,謝衣穿上了白袍,站在一身白長袍氣勢逼人的沈夜身旁,燦爛的笑著,見牙不見眼。

在醫院的照片大多是在工作時旁人的紀錄,會議中兩人的討論、在手術室裡全副武裝的專注神情,還有─

昏暗的燈光下,俊美的男人趴在桌上,手臂間露出安靜的睡顏,睫毛清晰的讓人想親吻。

他很少看見沈夜這樣的睡臉,現在,男人的眉頭即使熟睡也都緊鎖著,揉也揉不開。

接下來的照片,兩人合照的頻率越來越多,沈夜的表情也多樣了起來,有照相時被謝衣在頭後比兔子耳朵的無奈、有突然被拍時的訝異、有…接吻時自拍的親暱,有與謝衣雙手緊扣的滿足。

最後一張,是一片銀白的世界。

兩個人都戴著毛線帽、穿著很厚實,與其他張不同的是,謝衣在驚呼,手似乎慌張的想從衣領內撥出粉霧般的白雪,而一旁的沈夜,在大笑。

就像孩子那般無所顧忌的笑,笑的眼睛都看不見。

他,從沒有看過沈夜那樣的笑。

指尖細細勾劃著照片中人的笑臉,初七深深、深深凝視著這個沈夜。

這些照片,都不存在於他的記憶裡。

 

他並不完整。

他...不是謝衣。

 

初七最後將所有的照片都偷偷藏了起來。

這些照片裡,除了與謝衣的合照外,還有沈夜自己的獨照。

沈夜竟連那時候的自己都想埋葬,他不允許。 

而男人笑的最放肆的那張,他偷偷的、藏在自己的胸前,時不時的拿出來看看。

說不定有一天,能親眼看到沈夜這般的笑容。

他這樣暗自期待著。

 

 

-- 

 

 

「…抱歉。」

在送他們出寺廟的長廊上,長髮秀麗女子突然說。

謝衣回頭,廊道的壁燈在華月臉上繪出哀戚的陰影。

兩個小的仍在前方自顧自的嘰嘰喳喳,於是男子停下腳步,走近舊友:

「為什麼道歉?」

華月彎了彎嘴角,眼神卻是無波:「這裡 …是你跟阿夜留著養老用的吧?」

謝衣苦笑:「我還以為你是為了隱瞞我的事道歉。」

「呵呵,本就該瞞著你。」女子的眼裡流露慧詰:「你太過固執,在這件事上跟阿夜只會死嗑。」

他無奈的笑笑:「老師一樣很固執啊 ……」

女子毫不猶豫的點頭:「所以你們就是兩顆又臭又硬的石頭。」

「哈哈哈。」他開朗的笑了,心裡卻想起五年前的爭執。

其實兩顆石頭已經死嗑過了,嗑的太痛,他才遠離。

「還好你參與進來了。」華月的話拉回他飄遠的思緒。

「還好?怎麼了?」

華月蹙起細長的柳眉:「我總覺得阿夜想做什麼危險的事,但又瞞著我們。」

女子望著他,燈光映在她的眼中如波:「如果是你的話,一定能阻止他。」

謝衣定了幾秒、沒有回話,繼續逕自向前走,跫音在空蕩的長廊中清晰的迴響,直到走到長廊盡頭,他才說:

「老師身邊…有另一個人不是嗎?」

華月疑惑:「你說的是?」

「那個生化人…初七。」

男子的身影在長廊壁上拉成長長扭曲的影子,面容影影綽綽。

華月訝異的提高聲調:「你知道?」

謝衣點頭,沉靜的臉上似乎有些哀傷。

見他如此,華月手托著下巴思考著:

「那個初七,我也不知道阿夜是怎麼想的。」

邊想著又蹙起了眉:「和你長的一模一樣的生化人,虧瞳能做的出來。」

謝衣仔細觀察女子的表情,問:

「老師常和他在一起?」

華月嘆息般地說:「前幾年阿夜簡直就是像養孩子一樣帶著他,阿夜去哪他都跟著,還只對阿夜的話有反應,不知道怎麼設計的。」

謝衣皺眉深思:「… 養孩子?」

「他…… 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華月歪頭回憶著:「大概…… 是你離開後一兩個月吧 …」

所以,也已經五年了。

 「華月,那個...初七,五年前和現在有沒有什麼不同?」

 

 

 

在下山的小徑上,謝衣面色凝重,回憶著以往與沈夜的對話─

『生化人的行動不過是程式設計出來的,他們沒有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

謝衣眨眨好奇的眼:『欸?是為了怕生化人太聰明想要毀滅人類?』

他的老師沒好氣的說:

『你電影看太多了,大腦太過精密,根本沒有機械能夠取代。』

習慣把不可能視為無物的少年又問:『那… 如果以後有了呢?』

『我不會讓那種事發生。』

沈夜冷冷的說。

 

可眼前明擺著就是一個有感情、能獨立思考的生化人。

還跟他一樣的外貌─

阿夜,你到底想做什麼?

 

 

--

 

他尚未思索出答案,便迎來一個措手不及的場景。

長得與他別無二致,只有裝扮和表情才能區別的生化人,就站在他的眼前。

與沈夜一起。

劍眉入鬢的男子手貼著身旁人的背,銳利的視線掃過在場所有人:
「這是初七,我的生化人。」

他身旁的初七仍是一身黑衣勁裝,俊秀的臉無波的向眾人示意:
「我是初七,請多指教。」

謝衣面色凝重的盯著與自己相貌相同的人,視線緊緊攫住對方。

而初七也波瀾不驚的直視回去,不甘示弱。

這邊的空氣凝重相撞糾結千重,那邊卻聽見少年的大嗓門─

「這… 這… 沈夜你怎麼可以這樣?」

被指責的人雙手架在胸前,傲然的笑:「呵,身為徒孫,你有意見?」

樂無異手指著自己的師父,忿忿不平:

「師父給你幹了那麼多年還不夠?你還要剝削跟他長相一樣的生化人?」

世界瞬間安靜了。

初七拔出半截刀暗對著少年,疑惑的視線在謝衣與自己主人身上來回飄移。

半分鐘後,反應過來的沈夜咬牙切齒:「你在胡說什麼?明明 …」說到一半他便滿臉脹紅自動消音,而後凶神惡煞的轉向謝衣:「你跟他這麼說的?」

謝衣冒汗急忙抓住學生的肩:「無異你在胡說什麼啊?」

褐髮少年無辜地眨眨眼:「徒弟不就是要幫師父幹活嗎?哪裡說錯了?」

初七默默的把拔到一半的刀收回鞘。

謝衣撫額:「… 下次說話不要省略字,記著。」

在一旁憋笑憋了許久的傅清姣握著菸桿優雅的走到初七面前,近看觀詳,而後感嘆:

「做的真像,好手藝。」

初七垂眼不語。

沈夜一手搭上初七的肩膀將他與女子的距離拉遠。

「他是初七,不要把他當成其他人。」

傅清姣吐出幾個煙圈,瞥了謝衣一眼:「其他人…嗎?真是無情。」

謝衣彷若沒有聽見一般,單單盯著沈夜搭在生化人肩上的那隻手。

「寒暄就到此為止,」沈夜自己拉開椅子坐下,並示意初七坐在他身旁:「該討論正事了。」

 

--

TBC

這是十一章上半~~~還有下半啊……..寫不完~~~~~~下半可能回國才能更

等我回來~~~

寒月飄逸,照亮我的臉~

吾徒叛逆~傷痛我的心~
你講的話像是冰錐刺入我心底~~
本座真的很受傷~~

 

NG小劇場:


「師父給你幹了那麼多年還不夠?你還要剝削跟他長相一樣的生化人?」

世界瞬間安靜了。

「住口!」初七瞬間拔出刀對著少年:「莫要汙衊主人,我是自願的!」

「.........」

「.........」

「.........」

眾人意味深長地看著沈夜,尤其以謝衣的目光最為探究。

沈夜摀著心口,覺得自己快吐血了。


评论(28)
热度(20)
©R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