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ro

灣家人。
主古劍謝沈初那個夜。
夢想是躲在大祭司的裙底過生活。
只求能把想到的故事寫完,更新緩慢。

本座的呆毛不准碰

流月城。

花園內黯淡的枝葉上點綴著清晨的霜露,一抹綠衣晃過,沾染幾點冰霜。
破軍祭司緩緩走進一間石雕精美的屋子、越過拱門,直至內室。

他半跪在薄紗床簾前:「師尊,您交代的事已經完成,弟子前來覆命。」

帳中傳來些許織物摩娑聲後,一隻骨架分平明的手拉開簾帳......
「師...師尊?」

眼前的沈夜和平常在神殿看見的迥異,從來光潔的前額被幾綹亂髮蓋住,後方的頭髮也是澎澎亂亂的一團,白色褻衣的領子歪了一邊,露出鮮明的鎖骨與肌理,唯有眼神仍清明,不見半點惺忪。
謝衣想起師父的幼妹曾說:「哥哥剛睡醒的時候像獅子。」原本以為是脾氣,現在看來是……
「弟子驚擾師尊安眠,請師尊責罰。」
「……無妨,是本座起晚了。」沈夜不急不緩地起身穿起外袍,拖著長長的衣擺至鏡前坐定:「叫孟萍來給本座梳頭。」

謝衣趕緊走至對方身側,做了個揖:「讓弟子服侍師尊吧!」

沈夜皺了皺眉:「胡鬧,堂堂破軍祭司怎能做這等雜事?」
少年輕笑:「師尊不也常親自動手修補衣裳?」

「......」

見沈夜默許,謝衣走至對方身後,雙手間幻化出藍光,用水系法術沾濕手指後,細心的撫順後頭的亂髮。大祭司見自己無事,隨手拿起擱在一旁的書簡閱讀。

纖長的手指輕輕劃過耳際,留下幾綹頭髮在於兩側,常年做偃甲的雙手快速飛舞著,不一會就編好兩條辮子。

謝衣滿意地看了看自己的傑作,而後拿起木梳,慢慢收攏其他的頭髮。

「師尊總是把額髮向後梳?」印象中的流月城大祭司總是露出光潔的額頭,看起來威嚴又老成。

「前額留髮太過稚氣。」正埋首在書簡中的沈夜隨便應了句。

但是有瀏海比較好看呀......謝衣暗自腹誹,心想未來一定要做出可以存留影像的偃甲,將師尊有瀏海的模樣存下。

謝衣小心翼翼的將沈夜的瀏海先收攏在手心,後用木梳梳向後,卻有一綹頭髮收攏不起,怎麼梳都在原地。他再接再厲的梳了又梳,仍告失敗。

沈夜抬眼,注意到鏡中皺起眉的徒弟:

「梳不起來就別梳了。」

「不,身為偃師怎能梳不好師尊的頭髮?」謝衣盯死敵般的盯著那撮毛。
沈夜無奈:「......你讓我說你什麼好?」

「說什麼都好,師尊說的話弟子都愛聽。」他諂媚地笑。

「......伶牙俐齒。」大祭司露出難得的笑容:

「梳不起來就別梳了,這撮頭髮從小就長在那,梳不來本座也不會怪你。」

謝衣被勾起好奇心:「從小就長在那?為何不剪短或留長?」

「剪短了一周內會長回來,留也留不長。」

謝衣欽佩的看著那撮毛,流月城中大祭司想除卻除不掉的事物可沒幾個。
「不如去請教瞳大人?他的額前從未有一絲亂髮。」
「本座不想每天抹柜木樹汁混蝸牛黏液。」

...原來那盒藥的成分是這樣嗎?自己還推薦給了華月大人......
「.......不然試試法術?將其鑄化或冰凍?」
「殺雞焉用牛刀。」
「不然用燒的?像鑄劍一樣,頭髮說不定也能遇火後定型?」

「……還是本座自己來吧!」

沈夜無奈地阻止跟頭髮較真起來的徒弟,彈指間,那綹頭髮變消失在謝衣眼前。
「師尊這是......幻術?」

「嗯。」
「那.....」所以這撮頭髮其實一直都在?

「不許與外人道。」

終於解決了這場鬧劇,鬆口氣的沈夜本想繼續想看書簡,卻被抓著自己頭髮的力道拉著抬頭:

「師尊。」
是謝衣的臉,是那副被稱為如三月春風般溫柔的笑顏,明明是美好的一幕,沈夜卻有種大敵將至的危機感。
「竟須師尊動用幻術,弟子定傾盡全力為師尊分憂!」

之後……

「師尊!這是我新做的可以固定頭髮的烘爐,加上瞳大人調配的藥汁,您就能變成直髮了,您要不要試試?」

「…給本座出去!」



一百年後......


初七如臨大敵般的注視著主人額前翹起的一撮頭髮,用冰系法術將梳子結凍後,抬手一梳─

那撮髮屹立不搖的翹在那。

他不動聲色的皺了皺眉,用火系法術加熱梳子─木梳瞬間起火燃燒成灰。

初七呆望著空空如也的手,心中千迴百轉─

「初七!」閉目養神的沈夜喚了他的名。

「是,主人。」

「愣在那裏做什麼?」沈夜抬眼,從鏡中望向身後的部下,不知所措的初七立馬半跪在他身側。

「屬下無能,連梳頭都無法幫主人完成。」

沈夜看了看鏡中的自己,那撮毛百年如一日般的不變。

著急於主人的沉默,初七又說:

「屬下可以試試看用鐵梳搭配火系法術...」

「夠了。」

「主人?」他不知主上為何突然動怒。

「無妨,反正現在會來見我的也沒剩幾個,頭髮亂了些又有何妨。」

沈夜揮了揮手示意他離去,初七卻喊道:

「主人!」

「又有何事?」沈夜望向部下。

只見初七悲痛萬分的答道:

「主人如此悲傷,初七定會傾盡全力為主人分憂。」

.............本座都說無妨了呀!

再之後.........

「主人,這是屬下所鑄,鐵製的夾子正好可以夾頭髮,主人要不要試試?」

「...隨便你吧...」


END

评论(4)
热度(5)
©R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