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ro

灣家人。
主古劍謝沈初那個夜。
夢想是躲在大祭司的裙底過生活。
只求能把想到的故事寫完,更新緩慢。

我弟的主人是隻貓(3)

(3)初七

送走了清和后,谢衣拿起笔整理了下清和交代的照顾事项,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照料难养的动物了,谢衣很可以抓的到要点;白沙他刚好有、初露阳台上的盆景们应该能提供、吃食方面他给阿阮的一向是最好的,所以照旧就好,称呼……他料想夷则的性子大概他曾经拥有的那只猫,遥不可及、如冰如霜,要慢慢的相处后才能亲近吧? 


谢衣露出了怀念的神情,而后又彷佛想到什么,变的苦涩起来。


此时,餐厅那的金属森林传来阿阮银铃般的笑声:


「呵呵呵,谢衣哥哥!夷则的舞真好看!」

…舞!?

谢衣回到餐厅一看,那只「疑似白头翁」正在枝条上跳上跳下,双翅挥舞在空中拍出一道道风势,有如舞剑般行云流水酣畅淋漓,而一旁的阿阮拍翅笑着,夷则明显的正舞「翅」讨佳人欢心。

谢衣脸黑的看着这一幕,说好的冷艳高贵呢?简直就是见色忘形,一点都比不上他师父!

虽然对那只明显想来勾搭自家闺女的疑似白头翁有些怨念,但受人所托还是尽力完成,只能在日后告诫阿阮不要太轻易就交心了。

 

谢衣帮乐乐系上专属的皮雕项圈,嘱咐阿阮顾家后就出门了。

 

刚走到巷口便遇见了一个月都没见到的双胞胎弟弟。

做为双胞胎,谢衣和初七长的一模一样,但个性、气质与兴趣截然不同,与谢衣交谈如沐春风,不时会被他的才情与异于常人的想法吸引,而初七……能和他熟稔的人实在不多,除了家人以外大概就是他的主人─初七是个通天彻地的猫奴,不,与其说是猫奴,不如说是沈夜一只猫的奴才,他对沈夜的称呼是「主人」,谢衣曾问他为什么这样喊,他回答:「因为主人喜欢。」谢衣又问你怎么知道他喜欢?

初七说:「因为我一直注视着他。」

说这句话时,初七的嘴角淡淡扬起,谢衣从来没见过初七的眼神那么温柔,温柔的像是要融化全世界,像是只要沈夜喜欢的、就算是月亮他也会轰下来献给他。

那样的神情让谢衣近乎窒息。

沈夜本来是谢衣养的猫,后来出了一点事,才被初七眷养,奉为主人。

 

看着初七右手提三袋左手提四袋都装满满的物品,谢衣突然想到「有家室果然是不一样」,而后又吐槽自己沈夜怎么能算是家室,沈夜也就是初七的……主人?

乐乐贴在谢衣身旁,睁着圆圆的大眼望着眼前和谢衣长的一模一样的人,虽然长像一样但是这个人对他一直很冷漠,应该说对沈夜那只猫以外的动物基本上都无视。 

「小七,一个月没见你,去出了任务?」

「是.」

「你......去买了食材?」

「给主人吃的。」

谢衣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他现在还喜欢蟹肉干酪条吗?我这边还有很多。」

「不,主人不吃干酪条了。」

「这样呀……」亏他每次去超市都习惯性买一包呢......柜子都放不下了。

「那他现在都吃什么?」如果初七出任务,说不定他可以帮忙投喂。

「烫熟的龙虾肉、鲑鱼肚切碎配上鱼子酱。」

「这样吃胆固醇不会过高?容易心脏病啊。」说是这么说,谢衣在养沈夜时的饮食也没有清淡多少。

「兽医说主人体质特异,血液特别活络,不会阻塞血管的。」

「兽医?你怎么把他绑去看兽医的?我以前怎么带都带不去。」谢衣啧啧称奇。

「之前在路上看到主人难得的与一个陌生人对视,那个人说他是兽医,后来就带去给他看了,主人也不排斥。」

「是哪家兽医那么高竿?改天要打疫苗我也带乐乐去。」

「在超市巷口的流月城兽医院,那个兽医师是里面的瞳主任。」




--

繼續生活流水帳

下回沈喵就霸氣四溢地出來了,可是應該會先專心寫BRAIN

霜刃初開我的小初七今晚連死了8次呀......最多到石巨人那就被圍毆死了,好想回去見主人呀QAQ

评论(11)
热度(11)
©R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