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ro

灣家人。
主古劍謝沈初那個夜。
夢想是躲在大祭司的裙底過生活。
只求能把想到的故事寫完,更新緩慢。

考古學家paro

舊片段,酥餅大提過的現代考古學家謝衣挖到沈夜腦洞,沒頭亦沒尾。

--

一、

静水医院,终于明了眼前这个奇装异服长相像谢衣身材像谢衣声音像谢衣的男子并不是他所认识的谢衣,沈夜坐在病床上陷入了长考。

「沈先生,医生说你可以吃东西了。」清秀男子拿起早就准备好的保温瓶,将里面的粥倒进碗里。「这是我邻居煮的粥,据说对病人的肠胃比较好......」

沈夜瞥了一眼碗里那白白的什么,淡淡的说:「烈山部人不饮不食......」话说到一半便被明显从他上腹部传来的「咕噜~~」声打断。

「是谁在本座身体里搞怪?!尽速出来本座尚可饶你不死!」沈夜目眦俱裂的看着自己的肚子。

「呃......我想你应该是饿了。」谢衣献上对现在的沈夜来说充满魔性的粥。

 

二、

饱食一顿后,沈夜带着一种恬静而满足的笑容望着见底的碗,原来世界上有这样一种事物,能同时温暖你寒冷的身与心.....

 

谢衣见被他挖出来的「古人」用近乎崇拜的眼神看着钢碗...难不成他在杂货店买的碗还是古董?

「咳,沈先生,毕竟是在医院,容易被传染的,这先给你。」谢衣递一个普通的绿色不织布口罩给沈夜,将碗收走,走到窗边端详这个看似普通的钢碗。

......怎么看都是普通的钢碗呀?难不成要铸化它才能解其谜底?

谢衣放下碗,叹口气。看来自己辨识古物的本领还不够格呀。

「沈先生你...」你有没有想看的书这句话被噎在喉头,只因为沈夜、沈夜把不织布口罩戴在眼前变成了眼罩。

 

「不是谢衣的凡人,为何此面具无法视物?」低沉的声音透着不耐与疑惑,如此严肃却让谢衣憋笑憋的肚子快爆炸。

「呃、嗯,这个......」终于笑够的青年走进床边,轻轻的将口罩拉下...「这是口罩,掩住口鼻不让细菌入侵的。」

「夕浚?夕浚又是何物?」被口罩掩盖的话语闷闷的,谢衣却被上方的、恰才从不织布中解脱的那双眼睛吸引。睫毛很长、怀疑或思考时会像野生的豹一般微微瞇起、而像现在这样被这双眼毫无保留直视时,会让人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嗯.....就是在空气中的脏东西,人吸进去会生病。」心不在焉的答。

「也就是说,是浊气?」床上的病人瞇起双眼,紧盯着对方即将出的话。

「也可以这么说。」继续观察「古人」眼睛变化的考古学家应答。

「呵。」沈夜自己脱下口罩,捧在手上端详,眼中的神色被睫毛掩盖。

「怎么了?」

「这么小小的一块布竟然就能抵抗浊气,如果能早点发现,我烈山部不至于......」明明穿着浅蓝色的病人服,眼前的男子却彷佛身着沉重的黑袍,散发的气息比黑夜还要深。

「罢了,」男子自嘲般的摇摇头,「事到如今,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族人迁至了龙兵屿,本座来到了这个异界,而你.......」沈夜看向床边那个熟悉又陌生的人。

「能重生在这个异世,不受疾病侵袭、没有全族的责任,真是再好不過。」

 

END

--

去度假四天啦啦啦

评论(4)
热度(7)
©R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