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ro

灣家人。
主古劍謝沈初那個夜。
夢想是躲在大祭司的裙底過生活。
只求能把想到的故事寫完,更新緩慢。

Before Brain 2

卡正文中,還是傻白甜寫的比較順,於是仍偷偷丟番外〜〜
--
腦癌在兒童癌症中佔了五分之一,因此神經外科被小兒科會診去幫小孩子檢查也是家常便飯。
這些個軟棉棉一看到白袍就哭天喊地的生物,令平時雷厲風行的外科醫師十分頭痛,想幫他看看吧,死命喊著媽媽不要,想做個檢查吧,扭來扭去躲來躲去就是不配合,小孩子簡直是醫師的大魔王。然而,外表親和笑容令人如沐春風的謝衣謝醫師不在此例,他總有辦法把小孩吼的一愣一愣的,還能乖乖的說:「醫生哥哥我喜番你!(其他人都還是叔叔呀!!叔叔!!)」令他人萬般羨幕嫉妒恨。
這一天,某個小兒科的菜鳥醫師,不知怎麼的會診單發到了沈夜沈教授手裡。
沈夜?那是誰呀?全院最令人心驚膽顫的大BOSS,之前有個護士被他冷冷的一句「流月不需要無用之人」就嚇病了三天,兒科醫師戰戰兢兢的集合在病房前,想著如果小孩掙扎就幫忙架住安撫,不然孩子可能會被沈教授綁起來打QAQ
來的人除了沈夜之外還有受小孩歡迎的謝醫師,眾人稍稍鬆了口氣,然而接下來的情景,讓他們驚訝的張大口、甚至是驚悚........
只見平時冷臉威嚴的沈夜半跪到被抱著的孩子面前,輕聲細語:「你是浩浩吧?乖,叔叔幫你做一下檢查。」
「這個是太空人的徽章,叔叔幫你貼上一下,一下就好。」
「眼睛看著棒棒糖,緊盯著,看著棒棒糖不要放,不然就吃不到囉~」
各種哄小孩作檢查的方法盡出,眾人臉上不禁寫著「沈教授被外星人附體了?!」「這是誰?我認識的沈教授怎麼可能這麼溫柔」還有「這幾招好好用呀我要學起來。」
一旁與謝衣較為熟識的醫師拉了拉他:「謝衣,沈教授今天...」吃到瞳醫師給的藥了嗎?
謝衣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家老師,心不在焉回道:「老師本來就很溫柔。」只是對小孩好像更溫柔了.....他還沒有聽過沈夜那麼那麼溫柔的聲音跟神情呢!!

檢查畢,謝衣貼近正在休息室洗手的沈夜,努力讓自己的語氣顯得不那麼吃味:
「老師對小孩真好。」
要不要拿自己小時候的照片來引誘老師呢?自己小時候也是人見人愛的小孩子呀。
「他們是國家的未來。」沈夜擦乾手,淡淡答道。
謝衣的表情有些抽搐,明明對小孩子的喜歡是人類天性吧,真不愧是老師,連小孩都能講的這麼硬梆梆。
見謝衣的反應奇怪,沈夜想到了什麼,情商難得開竅的他欲蓋彌彰:
「咳,你也是。」
「......」
半餉才反應過來「也是什麼」的謝衣看著沈夜悄悄轉過身去......
「嘻嘻,老師你耳朵紅了。」
「胡鬧。」
「老師,比起說國家的未來,我更希望被稱讚可愛。」
「你不是小孩了。」
「不是小孩就不可愛了?」
「哼。」
「老師~~說嘛說嘛......」

在之後謝衣曾偷偷的想在沈夜皮夾裡塞張自己小時候圓潤可愛的照片,在看到皮夾內小曦的照片時,他才省悟沈夜的那些熟練的招式是怎麼來的。
至於把從華月那拿到的小沈夜的照片放在自己皮夾裡則是理所當然的事。


END



评论(2)
热度(7)
©R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