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ro

灣家人。
主古劍謝沈初那個夜。
夢想是躲在大祭司的裙底過生活。
只求能把想到的故事寫完,更新緩慢。

Brain番外3

繼續丟傻白甜番外.....番外的字數快超過正文了Orz

好像忘了說,正文是周更~~~番外想到就寫


--


那是他们还没开始交往时发生的事。

这天,谢衣照惯例周末到沈夜家讨论研究,讨论暂告一段落,他站起将桌上的茶杯收去厨房斟茶,回头走到一半,他的老师突然出声:

「谢衣,你的裤子。」并指了指他的膝盖。

谢衣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裤子在右大腿内侧开了个小口。

「欸!怎么会?」他连忙将茶杯放下,仔细端详那个口,是沿着缝线裂的,大概他今早出门太急踹呀踹的把裤子踹破了。

「老师.......能不能借个胶带什么的,我先应应急.....」

「我帮你缝。」

谢衣听到这句话呆愣。

「缝一缝就好,不碍事。」沈夜拿下眼镜,走向卧房拿缝纫工具。

「老师......帮我........?」受到极大震撼的谢衣仍一片混乱,是老师.......是那个高贵优雅如冰如霜遥不可及只敢远观不敢亵玩他暗恋快六年的老师!要帮他缝.......

不对!这是裤子呀!破的是大腿内侧!他应该脱下给老师缝吧!可是在老师家脱、裤、子?

如果不脱的话,那老师就要在他的大腿间.......啊啊啊啊啊啊!

陷入完全混乱的谢衣还没想出「脱还是不脱」的解答时,沈夜已经拿着一盘东西回来了。

谢衣面色扭曲的看着那盘熟悉但此时不该在这的东西:「呃,老师,我没受伤......」

「这是拿来缝衣服的。」知道对方误会的沈夜辩解。

「老师你拿外科缝线还有器械来缝衣服?」

是的,那盘就是外科器械盘,持针器、外科棉线、弯针、线剪、镊子,一应俱全........

「学生的时候练习惯了,这样缝比较快。」

「坐好。」

紧张又尴尬的少年只能乖乖的坐到椅子上,微微张开腿,看着对方蹲在自己腿间,从这个角度看,纤长的睫毛掩去了沈夜的眼,让人更想探究其下流露的情绪,宛如被雕刻出的五官近乎完美,嘴唇薄薄的,也很好看......

「好了。」低沉到与他心脏共鸣的声音传来,他才惊觉已经缝完了。

「啊?啊......谢谢老师......」结果他烦恼的事完全没发生,他光看对方就看呆了......还没起半点奇怪的想法就结束了,不对,他才没什么奇怪的想法呢!

「老师缝的好快呀!」他心虚的打着哈哈。

「缝的不快怎么在刀房混?」沈夜收拾着器械,扬起笑意的面容又再次让某位外科天才变得痴傻,谢衣赶紧晃晃自己的头:

「咳,老师,小曦的布偶也是你缝的吧?」怪不得他上次看觉得哪里奇怪,那针法是缝皮肤用的呀!

「是呀!练习作品。」沈夜把器械归位后回来:「我看你的绑线手法也有练过,怎么练得?」

「我买带皮的猪肉来练习,之后还可以拿来吃,一举两得!」谢衣洋洋得意。

「..........上次休息室那锅摆着一堆尼龙线的炖猪肉你做的?」

「是呀是呀!好吃吗老师?」

「..........」

 

 

 

多年以后,当一切尘埃落定,静水医院。

乐无异惊奇的看着谢衣的衣服。

「师父,您这件衬衫不会是用外科丝线缝的吧?」

「哦?看的出来?」

乐无异觉得那个「哦?」比平常时候高兴了三成,他的错觉吧......这衬衫连针法都是缝肚皮用的!怎么会有人用缝皮的方法做衣服?

「您该不会有个外科女朋友吧?」乐无异直觉式的揶揄,然后在几秒后突然想起了什么;「喔不,您女朋友当然是外科的......不,他不是女朋友.....」

「啊啊,师父你就当我什么也没说吧.......TAT」

谢衣笑笑自己转不过来的学生,听到「女朋友」三个字他似乎笑的更开了:

「这可是我死皮赖脸要来的哪。」

「师父您也会死皮赖脸?」这跟沈夜拿弯针缝衣服一样的惊悚啊!

「做为一个精神科医师,怎能不会死皮赖脸?」

语罢,谢衣便提着一袋看起来像是爱心便当的东西离开了,走的时候还哼着歌!

自从太师父与师父合好之后,师父四周的氛围全部变成粉红色的......这样病房里对师父移情的病人又会增加了呀!一想到要一个一个跟她们面谈说:「谢大夫绝对对你没有非分之想。」乐无异就觉得头疼。

也许,再过阵子等他们热恋期过了会好一点?

很久之后,等到乐无异都成为主治医师了,那对老夫老夫(?)仍发散着闪瞎别人眼睛的氛围,他才沉痛的意识到那对根本没有热恋期这回事,他们一直都是这样的........而且会一直到老。

 

 

END

评论(4)
热度(12)
©R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