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ro

灣家人。
主古劍謝沈初那個夜。
夢想是躲在大祭司的裙底過生活。
只求能把想到的故事寫完,更新緩慢。

我的男神一碰到沈夜就短路


捐毒之夜

場景彷彿又和多年前重疊,沈夜喃喃的對熟悉的身影說:"睽違多年,一夕得見,當真令人心緒難平。"

正待對方再次回答"一別經年"時,沒想到卻聽到:

"這位兄台,我們認識?( Cω 0 )?"

"你、你的記憶中難道沒有本座?"沈夜又急又怒。

"嗯...這張臉好像在哪裡看過?但是又想不起來?_(:3 」∠ )_"

一旁的樂無異忍不住說:"大叔你誰呀? 要搭訕我師父也別用這麼老套的法子!"

來串場的風琊:"流月城大祭司沈夜駕臨,還要命的還不快快滾開!"


主角群驚嚇:"什麼?流月城大祭司?""什麼魚風是你部下"...云云


沈夜試探問:"你真的不認識本座?你是流月城前代生滅廳主事、現任破軍祭司,還是本座的叛師弟子!"

主角群又驚嚇:"什麼?你胡說你這麼兇謝衣哥哥這麼好才不會是你徒弟呢"...云云


謝衣:"謝某當然記得!只是在下的師父如高天孤月般遙不可及如冰如霜卻又獨自照徹漫漫長夜才不是你這副陰鬱哀怨樣( Cω 0 )"


一旁的主角群:

無異:喵了個咪!我第一次看到師父說話這~麼快!O_O

夷則:看來此人與謝前輩淵源頗深。

阿阮:咦?現在的謝衣哥哥好像跟以前的有點像.....OoO

聞人:這都不是重點吧?我好像聽到謝前輩那裏傳來了奇怪的嘎嘎聲......


沈夜氣急:"你......你是存心要氣本座?"

謝衣:"也許終有一天,你也會感謝老天,讓你在特定的時間,遇上了氣你的人。( Cω 0 )"

無異:"這句話好像有點耳熟...?"

沈夜氣急敗壞:"你!你好!時隔百年,你想對本座說的就是這些?"

謝衣:"事到如今,即便再說什麼,也不過徒然而已,於人於己又有何益?"

沈夜發現台詞好像終於對上了:"謝衣,你果然......" 分毫未改四個字沈夜發覺自己說不出口。

"兄台至此究竟有何賜教?( Cω 0 )"


順著劇本走的沈夜伴著鋼琴BGM,開始抑鬱的看手心:"本座來,只是想問你一句......"

謝衣:"沒愛過。( Cω 0 )"

沈夜:"你!你果然恨我!"

大祭司氣的呆毛都快冒出來,一揮手便俐落的斬下謝衣的頭顱。

"永別了,破軍。"

"師...師父!!!!!!你!你怎麼能?"親眼目睹慘劇的藍衣少年悲痛大喊。

捧著謝衣頭顱的沈夜愉悅的看著主角群的反應,這才對嘛總算往正常劇本走了。

哪知被他捧在手上的謝衣(頭)突然開口:"以為讓我頭頸分離就能殺了我?我可是通天徹地的大偃師謝衣!這點小意思殺不死我的!( Cω 0 )"


無異擦擦眼淚:喵了個咪!師父真厲害!這樣還不死!O_O

夷則:謝前輩體質特異....

阿阮:謝衣哥哥最厲害了!^▽^

聞人:這已經不是厲害不厲害的問題了這還是人嗎????那脖子都在冒煙了!!!!


看著上司石化的華月問:尊上...這......怎麼辦?

沈夜恨恨道:"真不愧是我看中的人!先帶走!"


~~於是大祭司帶著頭顱到了無厭伽藍~~


華月:這頭顱總算不再說話了,看來是靈力耗盡,不知尊上帶著頭顱到無厭伽藍有何打算?

沈夜:本座只是好奇他究竟在想些什麼,才設法窺探一二罷了。

於是沈夜摸上頭顱的臉,運轉靈力......

"唉呀這不是師尊嗎?一別經年,您的眉毛好像又更分叉了。( Cω 0 )"

那顆頭又睜開眼睛說話。

沈夜:"謝、衣!你總算是想起來了!"

而大祭司大人不介意跟一顆頭敘舊。

華月:"尊上,這...!"

站在一旁的華月覺得此情此景有些荒謬。

謝衣(頭):"唉呀這不是華月嗎?好像多了點皺紋?這麼多年了你還在單相思呀?( Cω 0 )"

華月:"尊上!請准許我為您除害!\_/" 華月恨不得把這顆壞掉的頭剖成兩半。


沈夜:慢,本座還沒讀取他的記憶...

此時,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一團藍色螢光發出聲音:

"真不愧是謝衣,竟做出如此精妙的偃甲..頭。"

謝衣(頭):"這不是七殺祭司的聲音嗎?您竟然病重至此?連身體都腐爛掉只剩一團光?( Cω 0 )"

朣陰陰的冷笑:"如此精妙的偃甲就讓屬下來拆解研究他吧。"

沈夜無力:"先待本座取了他記憶....."


謝衣(頭):"足下所謀太深,你以為我會說我這一百年間都待在靜水湖此時相望不相聞願逐月華流照君?我才不會說之前的我都在找神劍昭明的碎片以便破除魔氣連結殺了礪罌拯救我的白月光呢!"( Cω 0 )

沈夜:".........."

瞳:"............."

華月:"........現在可以解決他了嗎?"


謝衣(頭):"師尊您這一百年來無人同榻同睡一定相當寂寞吧?守處守了一百多年怪不得變得如此模樣....."

在眾人還沒反應過來他的語速時,角落竄出一個人影一把抓住頭顱的辮子直接摔到地上一敲。


世界安靜了。


黑衣人恭敬的半跪在沈夜面前:"此偃甲所言不實,污衊主人太過,屬下情不自禁便出了手,請主人嚴懲。"

瞳挑了挑看不見的眉:"你怎知他所言不實?"


華月:"阿夜的確應該守了一百年的...不對,你又是誰呀?"


沈夜覺得神血快把他烤焦了。

<結束>


沈夜:相隔百年,與自己的巔峰之作再度重逢,當真令人無限感嘆,你說是嗎?

初七:(看著仍在冒煙的頭)..................主人請恕屬下冒昧,我想這是個失敗品。

--take2,男友力點滿初小七

沈夜:相隔百年,與自己的巔峰之作再度重逢,當真令人無限感嘆,你說是嗎?

初七:屬下...不識得此偃甲,屬下認為,自己的巔峰之作乃是只注視主人一人、為主人奉獻一切的自己。(溫柔誠懇放電眼)

沈夜:=/////=不愧是我最忠心的部下。

评论(1)
热度(8)
©Rero | Powered by LOFTER